Flying

请把你的微笑留下🎵

【安历】【知乎体】归根结底,人应该选择怎样的另一半?

这篇文的诞生其实是这样的——

灰:想搞安历!又怕ooc……

飞:我有一条妙计,你先开个车,比如历历会这样、那样……安安会那样、这样……,是不是觉得人物形象一下树立起来了!

灰:……居然有用!好像有灵感了!

========

但是,车在哪里?哪里??

(哭着跑开)

灰灰:

徐安X弘历(现代AU)

谨以此文送给我们安历扛把子:飞飞女士 @Flying 

有一个梗来自飞太的作品。观赏请点击这里

雨柠的《方法论》今晚就要开预售啦!

-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春节回家,不可避免又被问到何时结婚生子。烦不胜烦,只想把这些人全突突了。可本人并非不婚主义,对美好的恋爱婚姻依然十分向往。身边不乏追求者,可我内心从未出现过“非他不可”的波动。

新年想有个新开始。借着酒劲儿问一句,人究竟应该选择怎么样的另一半?

 

红粒粒

天上惟一月, 山中惟一人

1222人赞同了该回答

 

首先谢邀@小井盐 

我知道你为什么不自己回答。因为就算你在电脑前头坐一天,敲出来的也不会超过二十个字:“我觉得爱穿白衣服养鸽子的胖子就很好”(白眼)

说正经的。这个问题看上去似乎能写一本书,还是跟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一样实时更新那种。社会环境永远在变,现如今人们的生活方式搁到两年前都不可想象;也许你在乎的条件或品质,某天就会不值一提。既然“归根结底”,我结合自身的经历,送给你这句话。

请选那个让你笑,笑着睡着,再笑着醒来。笑着飞起来,又能笑着落回他怀里的人。*

是的,我就是要大言不惭,恬不知耻,在这里大肆讲我的另一半。

注:以下内容涉及公然秀恩爱。望雷者慎,蟹蟹。

如不幸被虐,锅是@小井盐的。为增加屠狗指数,我会逼着他写一篇他和蔺胖子的知音体,敬请期待。

我回答这道题也许没有什么说服力,因为我从未有过“选择”另一半的机会。我很幸运,我的爱人,也是我的家人,我的挚友,我唯一的性幻想和性启蒙对象,是我的初恋。

相识十余载,我只觉得每一天都更爱他。

我家是旗人,以爷爷为领袖的大家族。保留了些老旧习惯,叔伯兄弟们都生活在一起。论男孩排我行四,家里人都叫我老四或者四少爷。

只有徐安叫我小主人。

别误会,绝对不是童工或者童养婿。

老管家和我爷爷是一辈儿的,小儿子全家都在大西北。那几年两口子工作性质特殊,便让孩子回到北京投奔爷爷。

三个哥哥跟我差挺多岁,上初中之后,他们都已经离开家打拼学业事业。少年时期中二病比较严重,我又是个热闹惯的,所以那段时间特别孤独。

直到初二那年春节,徐安出现在前院门口,爷爷让我去接人。全家老小,他第一个看见的我。

五千多个日夜过去了,那天他穿的衣服,戴的帽子,脸上的表情,哪边肩膀上鞭炮纸屑,和我说的每个字,我都能清清楚楚想起来。

他说,小主人,我是徐安。

我当时不懂爱情,只觉得被这一嗓子推进了宿命。

很久之后我问过他,当天那么多长辈都在,为什么只对我有这个过分谦卑的称呼。他挠挠头:“我也不知道,心里念叨了很久似的,看见你就秃噜出来了。”

除了凑上去吻他,我还能做什么?

爷爷喜欢孩子,而且徐安身上的朴实和踏实,是皇城根儿下的小子弟们完全没有的。一是对徐安的一视同仁,二也是为我好,从此徐安就成了我最亲密的伙伴。阳光最足的那间大屋子腾给了我俩。一张双层床,两个临窗的写字台。窗外是石榴树,树下有一套不知哪年哪月的石桌石凳。

现在我敲下这行字,都能闻见春夏之交的日子里,蒸腾的花香。

我家虽然人多,可都是温情关爱,远没有那么多麻烦事儿。不像我基友老萧他们家乌烟瘴气,哥儿几个永远打得死去活来。萧七仔这几年眼不见心不烦,跟着蔺胖子满世界跑研究鸟类,美其名曰birdwatching。徐安曾经很疑惑,他们俩白天在草原丛林戈壁看鸟,晚上回屋接着大鸟瞪小鸟,这日子不烦吗?

也许白天的鸟和晚上的鸟……有不同的情趣……?

咳咳扯远了……

我家男孩坚持散养,自由生长;只要不学坏,就不会被过分关注。这样的环境让我性格特别简单,跟着哥哥们傻疯傻淘,看动画片,打游戏,嘚瑟最新款的球鞋,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子弟。虽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但也丝毫不知人间疾苦,世间险恶。

可徐安不一样。

西北戈壁滩上的生活艰苦,父母又搞科研,投入起来什么都顾不上。他只比我大两岁,毛孩子一个,愣是练就满身本领,把全家照顾得妥妥帖帖。

你们可以尽情想象,我被他宠成了什么德行。

徐安在高中部插班上高一,我们俩同进同出,同吃同住。来年春节,向爷爷拜年都是一起磕头。直到习惯了身边有这个人,我才惊觉以前过的是什么爹不疼娘不爱,狗不理猫不闻的日子。

比如我随口抱怨早餐太单调,被我妈照着后脑勺呼一巴掌说有你吃就不错了这么多屁话。徐安听到后,大冬天早起一个小时去厨房搜罗材料变着花样做早餐,甚至顶着西北风去给我买热乎的馄饨,煎饼和豆浆。

比如我坚持早晨起来洗完头再出门,有时候急急慌慌弄得满身水。徐安会提早十分钟叫我起床,小心从上铺把我拖到浴缸边的小凳子上。我只管低头闭眼,回笼一觉之后头发已经吹干了。

再比如我体育中考那半学期,徐安天天陪我练1000米。本少爷打球游泳溜冰滑雪样样精通,唯独憎恨跑步,一上跑道就岔气儿的憎恨。他平时那么惯着我,这时候也强硬得不行。可背我回家,睡觉前仔仔细细给我按摩肌肉的,也是几小时前掐着秒表暴跳如雷的他。

考完那天我吊着半条命出来,看见他杵在墙根儿底下,急得直冒汗。我当时特想揍他,以报这俩月的虐待之仇,可刚扑上去就卸了劲儿。徐安抱着我乐,往后退几步干脆躺地上,一下一下捋我的后背,嘴里还念念叨叨:“不跑了不跑了,咱再也不跑步了。”我趴在他厚实的胸膛,晕得更厉害了,好像下一刻就要飘起来。徐安紧紧圈着我,紧到俩人的笑声都闷在里头。

那是我们之间第一个意味深长的拥抱。

我算是开窍很晚。和徐安腻乎归腻乎,但从没往情爱那方面想过。至于什么时候发现对他的心思……大概是我高一他高三那年。我们共同语言多了不少,又在一栋教学楼里,交集更频繁。那时我才知道他原来这么受欢迎。徐安个子高,特别硬朗挺拔;一双眼睛永远含着水,侧脸线条我都会看得入迷。再加上成绩好体育好,人又善良老实。被他身边环绕的男男女女刺激几回,我终于意识到对他的独占欲强烈并变态到什么地步。

那股子醋劲儿徐安珍藏至今,时不常还翻出来回味。

太特么欠了。

我宣誓主权的小把戏,徐安用膝盖都能看穿。午休他去打篮球,我火速奔到711买他喜欢的饮料和冰淇淋,把围在场边捧着矿泉水的女生秒成渣渣。要不然就跑过去说我们班踢隔壁班就差个门神,三分王愣是被拖到草地上扑点球。高三放学晚,我每天都蹲在他们班门口等;谁要是多留他会儿答疑解惑,聊天扯淡,甚至企图和他结伴同行到自行车棚。我就一边嚷嚷一边往他后背上挂:“徐安徐安徐安我累死了饿死了走不动了啊啊啊啊啊。” 他顺势把我往上颠,再弯下腰让我帮他拿书包,言语里的温柔能把人溺死:“知道啦,我的亲祖宗。” 

我要是有尾巴,估计早就把教室天花板给捅穿了,简直纨绔子弟强抢良家少男。

可图样图森破的我并不清楚,闷骚的人发起大招儿来,才是最不要命的。

圣诞节那天,我为了视察到底有多少人送他礼物,假模假式跑去找他借杂志打发下午的课,果然看见他桌旁一大捧紫色满天星。徐安也不解释,只是眯着眼睛笑。抽出几枝开得特别好的,三五下就编了一个花环,端端正正套在我头上。

“我家四少爷最好看了。”

至今我都没搞明白两件事。第一,几乎原地爆炸的我是怎么从他班里跑出来的;第二,大过节的谁他妈把我车座给卸了?!

颤抖吧嫉妒的人。被徐安抱在怀里坐他自行车大梁上的,是我是我还是我! 

口亨。

表面上我跟在徐安屁股后头死缠烂打,实际早已被他鲸吞蚕食的同步作战方针捆得死死的,连一丝挣扎的念头都没有。

要不是倾心相爱,哪儿来的你情我愿?

吃醋归吃醋,喜欢归喜欢,当时我真没什么霸占他肉体的冲动。徐安看起来也很淡定,宠我照顾我一如往常,在我们独处的每分每秒喊我“小主人”。我当然不会使唤他,又太过享受这三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时,从头顶到脚跟酥酥麻麻的电流。直到第一次在床上听见我才反应过来,这货太早熟了,那就是赤裸裸的挑逗。

到底在青春期,这种念头必然会和雄激素一起盘踞身体。更别提某天被坐我后面的姐们儿用几本文学作品启蒙之后,我再见到徐安都不敢看他的脸。

春梦和濡湿的内裤如约而至,还被早起做饭的徐安逮到过几回,他眼里的玩味神色让我怀疑是不是那啥的时候叫了他的名字。后来他告诉我,每每在下铺听见我翻来覆去,嘴里还无意识哼哼“徐安,徐安”;他真是拼尽一身童子功才压住把我扯下来一顿狠操的邪火,无奈只能半夜跑去洗手间自行解决。

现在想想,我俩当时互相考验个毛啊?老老实实告白亲嘴儿滚床单不好吗?

还好这种考验并没有持续个三年五载的。

彼时我过完十六岁生日,按照家中传统,爷爷送了我一枚汉白玉私章。我兴奋极了,翻出所有字啊画啊盖起来没完。徐安刚结束二模,马上就要填志愿,正翘着脚翻各个院校的报考指南。

徐安说过不离开北京,以他的成绩,随便上个211是一点儿都不难的。他突然凑过来问我,过两年想去哪个学校。我手底下忙活,不以为意,说央美或者清华美院,考上哪个算哪个。他哦一声,紧接着感叹,那可够玄的。要是我发挥失常掉到二志愿,咱俩到时候一个北四环一个南六环,就真成异地恋了。

我傻不愣登接一句,你别填南边儿的学校不就得了,竟丝毫没觉得他说的哪里不对。没等到回音,我别过脸看见他冲我傻乐,才知道嘴皮子一碰许了什么出去。

太刺激了,到死我都不会忘记当时的心跳,和徐安志得意满的神情。

他笑着走过来,把我抵在桌边。而我已经完全傻了,僵硬着肢体任由摆布。徐安握着我的手,一起用那枚私章,在他手背上盖了一个重重的戳。

“我也是你的。”

我像一颗沉到水底的大石头,瞪着眼睛,只留下成串手足无措的泡泡。胸腔和耳膜就要炸开,我一把捞住活命的氧气。

那是十二年前的一个五月春日。

窗外有微风,有柳絮,有含苞待放的石榴花。

屋里有阳光,有字画,有相知相爱的人,还有落在唇上滚烫的吻。

这不就是徐安总唱的那首蔫儿不拉几的骚柔情歌嘛。

我以深深溺爱,这纵情的海。

我已被你掩埋,任由泪水覆盖。**


后来的故事就简单多了。

徐安顺利跻身为朝阳群众,考上了离央美只有几公里的一所好大学。像所有北京孩子一样,周五晚上回家,周日晚上再回学校。偶尔他下午得空,还溜溜儿坐半小时地铁来接我放学,俩人去涮个火锅撸个串。那时候我们都还用诺基亚,谁拿个5300就能在学校里拉风小半年。手机也远没有现在几百G的存储空间,一条条涌进来的短信多到几天就得删一回,只能精挑细选留下一些特别脸红心跳的。

这种乐趣,现在的孩子们应该是体会不到了。

我们时常见面,周末同枕共眠,寒暑假更是整天整天腻在一起。可还是有说不完的话,分享不完的笑料和烦恼。直到现在我俩都能躺床上唠半宿的嗑,会因为屁大事儿又打又乐闹上半天,最后枕着对方的胳膊安心睡过去。

相处到这个份儿上,我想不到什么力量可以把我们分开。

我能考上央美,离不开他一整年的支撑和辛劳。我得去画室集训,还不能落下文化课。徐安一边顾着自己的学业,一边风雨无阻接送我照顾我陪伴我,压力爆头想放弃的时候又能几巴掌打醒我。

好在所有付出,都有了实实在在的回报。

我俩就像所有的小情侣一样,约会逛街看电影,去对方学校食堂吃招牌菜;周末一起回家,寒暑假分头实习打工,挣了钱给爷爷买天福号,稻香村和瑞蚨祥;每年腾出个把月出去旅游,在世界各地的月光下拥吻,他拍的景色已经挂满我们家的几面墙。

十几个春秋飞逝而过,如今我们都已是而立之年。拥有徐安作为另一半,我才明白人为什么会有“长命百岁”这样的理想。

百岁都不够,要好几个百岁才觉得满足。

上星期收到消息,萧七仔刚和蔺胖子在国外领了证,马上要回北京请我们这帮兄弟吃饭,算是正式交代一下。徐安专门去银行取新票子,包了个贼大的红包。祝福语他抓耳挠腮好几天,想好后恭请我用簪花小楷在红包背后写下这么几句话。

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抄来的,我当即就湿了眼睛。

冷暖有相知

喜乐齐分享

同量天地宽

共度日月长


=====补充=====

评论里想看第一次的朋友们。就算我想写,知乎让我发吗?

是不是还得去啥地方注册个账号,再走个外链?

嗯?????

好了好了一句话带过。

第一次是我高三,央美艺考结束那天。我死活不回家,逼着他带我大吃大喝然后强行开房。

睡他是不是分分钟的事儿。

剩下的请自行想象。

谢谢,再见。


818条评论

小井盐:老四,虽然我已经免疫,可也是不支持虐狗的。知音体什么的,就算了吧。红包再大,我也是不会写的。

匿名评论:天天天天天啊活久见!我上高中时萌的CP,十年后蒸煮亲自发糖!同志们!只要好好读书,好好工作,就会等到蒸煮发糖的那天!

匿名评论:等到蒸煮发糖的带我一个!咱们动漫社还偷偷画过他们俩的小黄本!

匿名评论:没看够没看够!求开坑求连载!求详细描述第一次!

匿名评论:不止第一次。第二次第三次久别重逢新婚之夜都想看。

琅琊山壮士晨鸽鸽:臭老四!什么叫大鸟瞪小鸟!谁是大鸟谁是小鸟!你给我说清楚!


-----------------全文完-----------------

注:

*出自撰稿人@吕彦妮lvyanni 的新浪微博

**出自郑钧《溺爱》

鞠躬感谢对冷CP的支持!一个巨型段子希望没有辣到大家的眼睛。

说不定哪天有售后......如果有什么特别想看的,可以留言告诉我~

么个大哒!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65 )

© Fly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